如🌹来

你大概只有在他身边卑微过 温顺得像朵没有骨架的雏菊 很久以后 你在别人眼里都有些高冷了 你才知道 好像你只给一个人低过头

将生命承担不起的难过放手给我

曾以为坚强就是那始终不失的自制

能陪你多久就多久吧。

今天发现一个好笑的段子,路边遇到一棵奇怪的树,看到两只狗在嬉闹,做了一个失败的华夫,开车不再怕半坡起步,吃了好多鱼虾,做了一个还算满意的摆盘,喝半瓶酒就头皮发麻,遇到三俩有意思的人,问了siri 零除以零等于多少,它说:“假设你有零块饼干,分给零个朋友,请问每个朋友能分到几块饼干,瞧这个题目没解,既没有饼干又没有朋友”。都想一一分享给一个不存在的“你”。

若是把我比作一张米纸,那藏形匿影的字迹在今夜的魆风骤雨中才微显阐幽。

我喜欢狗,所以我想养猫。